[轉載] 當代留學生的海外共識

[轉載] 當代留學生的海外共識

台灣英語網1.0 » 週三 8月 19, 2015 1:01 am

http://140.111.1.192/bicer/cb/cb2.htm

當代留學生的海外共識   ■李振清


--------------------------------------------------------------------------------
在 《美國的挑戰》(The American Challenge)一書中,作者史勒辛吉(James Schlesinger) 引用了一句前世界銀行總裁麥瑪拉(Robert McNamera)的銘言:「有機會接受更高深的教育,那是帶動社會進步的原動力」。近四十年來的臺灣在大批人才從國外深造、儲備,到最後的人才回流,終而引發了中華民國政經文教的快速發展,這可說完全印證了麥瑪拉的預言。海外留學生對臺灣地區的創建與改造、經濟的蓬勃,以及民主化的落實,在在說明了留學生涯所代表的教育 國際化(Education Internationalization)之重要性。這也是古人常說的「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最佳寫照。無獨有偶地,今年八月三十一日的紐約時報,也以近半版的篇幅,藉討論全國性課程標準及考試之同時,報導美國教育部長理察賴瑞(Richard W.Riley)所強調的教育競爭力與國家經濟發展之關聯性。加上最近許多美國大學校長、教授、研究生等在與筆者的交談與E-Mail討論中,均有積極提昇大學教育品質,促進國際教育與文化交流之共識。在地球村逐漸形成,而人類所需的自然資源愈趨短缺的境況下,如何開拓一個嶄新的留學認知與共識,已是現代教育的最大挑戰。
就在這全球一片推展教育改革與提昇留學教育的品質聲中,我們卻同時讀到台北中國時報八月二十六、二十七日所報導的「留學騙局」及「花六十萬可免 托福或 GRE進入 哈佛及 耶魯等一流名校進修碩士學位」的不實商業宣傳。有鑒於愈來愈多的準留學生因不諳出國深造的正確途徑,又欠缺前輩的經驗指點,以至於常陷入窘境之中;到了美國大學後,又極可能遭遇到文化與社會差異的震撼。因此之故,筆者謹將個人在海外跟美國高等學府的負責人、教授、學生及留學生的前輩如田長霖、李遠哲、楊祖佑、朱經武等知名學者相處時的所見、所聞,所思,提供個人淺見,以供大家參考。


一、準留學生出國前的「家庭作業」指南
中國時報八月二、三兩日所詳實報導的「迢迢留學路」,及「留學前停看聽、遊子勤做功課」,巧妙地點出時下我國青年所面臨的留學困境、陷阱與徬徨。在社會觀念丕變、功利主義猖獗、年輕一代的新新人類漸失刻苦自勵之涵養與法律認知,及在不肖人士的有意誤導下,海外愈來愈多的我國留學生及「遊學生」,正不斷地走入難以想像的窘困中。加上國內財富增加後,不少父母誤以為花錢請人代勞,可以減輕子女申請國外大學所面臨的艱辛;殊不知此種因知識欠缺所引發的錯誤,不但剝奪了子女另一階段的寶貴教育機會,而且也有可能讓子女在國外落難之際,還要負上「偽造文書」或欺瞞之法律責任。若能體認國際高等教育歷鍊的真諦,並廣泛諮詢現成的國際高教資訊,則不可能發生馬丞葳指控的「留學騙局」,甚或我國留學生被發現因證件偽造而遭美國大學依法開除的厄運。
首先,美國任何評鑑認可的大學,嚴格規定所有申請入學者均須親自辦理申請手續,包括親自填寫申請表件及撰寫研究計畫、由原畢業大學直接寄送在學成績單、申請人請大學教授或老師撰寫推荐信,以及其他相關的表件如 托福成績、體檢表、財力證明等。校方除了審查申請人的學業成績及外國學生的英語文能力外,特別重視推荐信中所凸顯出的成熟度、課外與社區活動記錄、勤奮與毅力、合群與自信、人際溝通效率、自動自發、與人共處之能力、領導能力或統御潛能,及倫理與道德觀等。這些表現出各人潛能與實力的基本標準,只有當事人才可以完全發揮。而且,自己親自動手申請學校,從檢索基本資料,到寫信索取表件,乃是理所當然的事。這也是一種極寶貴,並從而可提昇語文、經驗與歷練的過程。必要時則可請老師或朋友協助及指點。


二、擔任同學會長的無上功德與自我歷練
由美國各大學及全球教育服務機構組成的「外籍學生事務與輔導協會」 (NAFSA:Association of Intenational Educators),在每年的學術年會中,均會有很多來自各大專院校的教授、學人及外籍生顧問與輔導主任,以嘉勉的語氣誇贊來自臺灣的中華民國留學生社團─中華民國同學會,或臺灣同學會等。這些同學會組織的成員,發揮著我國留學生根深蒂固的傳統精神,在校中服務新到的留學生─包括接機、安頓臨時住處、到銀行開戶頭、輔導選課、找房子、買汽車、協助適應新環境、排解鄉愁,甚或處理不可思議的急難等。有些大學的同學會代表甚至趁返國之便,抽空在臺北為新學弟、學妹們舉行小型的「出國前新生座談會」(Predeparture Orientation),為準留學生提供最佳的服務,減少極可能發生的困擾。這些海外同學會會長及幹部們服務的熱忱,不但深獲各大學的感激,同時也為綿延流長的留學生傳統,豎立了絕佳的助人及服務同胞的清新典範。
我們的同學會幹部們的熱忱、犧牲、奉獻,實在太令人敬佩了。他(她)們經常在忙碌的功課之餘,無私無我地撥出寶貴的時間,甚至放下功課去幫助新同學。走過大半個地球,曾經也是同學會負責人的我,對現代海外中華民國同學會,或臺灣同學會幹部的助人精神與無上愛心,只有敬佩與感激。所以去(一九九六)年四月五日我於華府雙橡園接待來訪的 耶魯(Yale University)、普林斯頓(Princeton University)、賓州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康乃爾(Cornell University)、哥倫比亞 (Columbia University)、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六大學的留學生時,就很誠摯地對他們說:「擔任同學會會長不但是在做功德,同時也是在實踐自我歷練,藉各種挑戰為自己爭取更廣泛的學習機會、開展更寬敞的人生道路,並終將為自己的學業與未來事業奠定踏實的基礎。」

當同學會長的另一重要的良性效應便是經常得代表同學們向包括校長、副校長、國際學生顧問處主任等校方主管交涉、討論,或爭取提供學生應得的權益。久而久之,同學會長及幹部的英語文表達能力進步了;人際溝通的技巧也會因此跟著提昇。每當我拜訪大學校長時,我都會邀請同學會長或副會長同行,以便幫他(她)們廣結善緣。畢業之後,還更能獲得大學及公民營企業機構的認同和肯定。例如,筆者為自己過去的學生(師大、台大),及現在海外同學們撰寫申請美國大學研究院的三百封推荐信中,百分之九十五的大學研究院均要求提供申請人的下列考評,包括:


領導能力或統御潛能(Leadership ability or potential)

與人共處之能力(Ability to work with others)

人際溝通能力與效率(Competence in social and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課外活動之勤奮與毅力(Industry, persistence in non-scholastic activities)

倫理與道德觀(Ethical standards and Integrity)

成熟度(Emotional Marurity)

合群(Cooperation)

自信(Self-Confidence)

圓融(Flexibility)

自律(Self-Discipline)

自動自發(Initiative)

以上所顯示的推荐信函資料,包括下列二十所大學: 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 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ystem)、麻州大學(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es)、 史丹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洛契斯特大學(Rochester University)、俄亥鄂州立大學(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賓州州立大學(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馬利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天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密西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 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賓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Florida)、 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維吉尼亞大學 (University of Virginia)、加拿大 溫哥華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Vancouver),及英國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 UK)、 劍橋大學 (Cambridge University, UK)等。藉擔任同學會長或幹部所凸顯的領導能力、智慧與毅力,正是各著名大學與企業界所追求的條件。這種精神的發揮,不但是美國大學教授誇贊的根源,更是國內新一代大學生應努力效法的楷模。總之,當同學會長,利人利己又可獲得寶貴經驗,以及實質的效益。

三、正視言行溝通與法律規範
美國是一個很講究法治、理性、公權力、隱私權與人際溝通策略的社會。正因如此,大家不要把人情味、公德心、個性、與法律問題隨便混為一談。隨著二十世紀末的社會變遷、語言進化跟兩性關係的微妙發展,我們深覺有責任提醒同學們在口語表達、舉止應對、表情應用,與眼神關愛方面,要避免因文化差異而涉及語言傷害(Verbal Abuse)、性騷擾(Sexual Harassment)、 種族歧視(Racial Discrimination)及其他法律規範中的無心之過。
肯塔基路易維爾大學物理系的名教授黃惟峰博士,鄭重地提醒新到的同學、助教(TA) 或研究助理(RA)們,上課或輔導美國學生時,避免對某生表示特別愛護或關照。講話時更勿擠眉弄眼,刻意表示親熱,因為若表錯了情,這也可能被詮釋為性騷擾。同性的朋友千萬不可勾肩搭背,以免發生【同性戀傾向】之誤會。言詞之間,不要使用易生 種族歧視或其他禁忌的詞彙如「黑人」:應該說「African Americans」、「盲流」:應該說「Shelter Families」,不要說「Homeless people」、「離婚家庭」:應該說「Single parents」。「智障兒童」是「Developing children」,切勿再度像過去一般地說成「Mentally retarded」。在儀表方面,也不可對任何人的長相外表評頭論足,否則會吃上法律官司。

上課時,切勿在口語間對任何學生帶有任何輕衊之意,如對某生說其數理差勁得像小學生,因為這是公然侮辱。

跟教授或同學在一起,絕對避免主動問及別人的婚姻狀況、家庭生活,及工作收入。在單親家庭普遍存在的美國社會裡,關心別人的家庭生活反而可能導致成觸犯隱私法的行為。

駕駛安全與法規方面,已是當代留學生更應潛心學習與建立信念的重要課題。絕大多數的美國人都知道,交通規則乃生活中的一部份。學校教育中早已灌輸「交通安全,人人有責」(Traffic safety is everybody's business.)的駕駛倫常。至於守法,則是天經地義的事。在大街小巷,遇到紅燈及「停車再開」(STOP)的標誌,毫無例外地,人人遵守。駕駛汽機車如此,騎腳踏車亦然。

遇有警察執法,切勿像在台灣一樣,動輒跟警察理論,甚或推擠。稍一不慎構成「反抗逮捕」(Resistance against arrest),或「毆打警察」(Beating law enforcement officers)之罪名,則其後果不堪設想。若對交通警察開罰單不服,按常理也應該先簽字,然後持著罰款單依法向交通法庭申訴(Appealing to the court)。警察只執行法律規範的勤務,但不進行仲裁事項。

總之,為了在海外順利深造,奠定人生基業,開放心胸進行多元化的學習、把握方向、注意過程,那是不可缺乏的。至於在這芸芸眾生中,注意法律規範,守法守分、為善最樂,則是留學生處世的基本原則。放眼看到目前各地的法律事故:交通意外 (Traffic Accidents)、兒童虐待(Child Abuse)、性騷擾(Sexual Harassment)、抄襲、剽竊罪(Plagiarism)、偽造文書(Forgery)等,我們怎能不格外慎重呢?


四、惜福更要造福
自從政府開放高中生出國後,我國的留學結構跟著顯著變化。目前在美我國籍的大學部學生,已經由十二年前的不到百分之五爬昇到百分之三十五點二(一一、五二二人);研究生則由過去的百分之九十以上降為百分之五十七點八(一八、九○四人)。暑期研修英語及其他簽証類的學生則占百分之六點九。這種留學生結構趨向多元的變化,本是可喜的現象。不過,部份學生到了海外後,不懂得滿招損、謙受益的傳統美德;甫一落地,想到的不是如何適應新的文化、接受新的挑戰,而是有點像七十年代極富有的阿拉伯學生一般,買高級跑車、住豪華大廈,經常笙歌。其後遺症嚴重的還成為歹徒搶劫的明顯對象,輕則造成台灣學生普遍申請不到獎學金、助教獎學金或研究助理獎助等。
對於我國留學生獎助學金大量減少,而大陸學生普遍增加的現象,各大學主管告訴筆者,「你們台灣學生那麼富有,開的汽車也都比教授還高級,他們那還需要補助呢?」的確。中國人講求的是要「雪中送炭」而非「錦上添花」。這些美國大學正在實踐的就是我們的傳統哲理啊。

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丁肇中教授曾說過,每一個年青人都應該接受生活的歷練,將來才能學會懂得珍惜人生。我也常常自嘆,不少國內家長對子女的愛護方式,好像只有金錢才會使得他們快樂、滿足、平安;殊不知以此種不正確的方式來愛之,適以害之也。

初到海外的留學生,願大家均要能惜福,同時也要多多造福。家境再好,也應入境隨俗,沒有必要以奢侈的物質享受來炫耀父母的財富。對曾歷經拓荒奮鬥的美國人來說,此等虛榮心是何等的幼稚,也很容易引起美國同學的反感。環顧今天的美國人,無論是勤勞、節儉、熱心公益等方面,不都值得我們效法嗎?


五、增強英語文表達能力
經常有同學們寫信給我,教授在課堂上講的英文聽起來很吃力,甚至聽不太懂。當然,這跟留學生在出國前的語文學習方法和造詣有關。然而,在美國的大學裡,無論是研究所或大學部,英語文的聽、說、讀、寫基本能力,是學業成功的最基本條件。舉凡上課討論、閱讀書籍、撰寫研究論文、與同學交往等,若語文表達能力不足,則自然不是落於保持緘默就是常會暗地自責。甚至會引發身心安全,或法律問題。
當然,對英語語系民族來說,我們都是外國人。外國人要達臻本國人的語文表達水平,原非易事。不過,在留學生涯中,除了專業領域的知識外,同時學好當地國的語言和文化,乃是順理成章的事。關鍵就在於學習方法與態度的問題。

要是自認為英語文能力仍然不足,切勿氣餒。最好的法子是跟美國同學住一起,讓你不得不生活在一個真正的十足英語文環境裡,藉此強迫你學習實用英文。同時要懂得和善的待人接物之基本道理。久而久之,英語聽說能力自會不知不覺地進步。

其次,儘量利用教授的辦公時間(Office hours)前往請教或討論問題。這是一舉多得的最好歷練。藉著語言的實際溝通,同學們不但解決了學業疑難,還兼可免費 練習英語表達能力,而且還可跟教授建立起良好之互動關係。美國教育的一大特色是師生間的研究討論。對某些教授來說,同學們可以從辦公時間的個別討論獲得比教室上課更多更大的學習效益。

為了學以致用,大家應該養成每天看英文書報的習慣。同時也要勤於英文撰寫的練習工作。如此久而久之,自然會建立起順口 說英語、隨手寫英文的成就感。不要擔心說、寫方面有文法上的小錯誤。文法錯誤是極自然的現象,但也惟有透過這些錯誤,並隨時補充正確的新語言資訊,我們才能有效地追求進步。有了進步才能產生自信心,而學習生涯也才因此會有成就感。

千萬別忽略培養英語聽說能力的重要。一九九二年十月三十一日萬聖節的晚上,日本留學生服部吉弘(Yoshihiro Hattori)誤闖入路易斯安那州居民皮爾斯(Rodney Peairs)院中去按鈴。皮爾斯大聲吆喝,「Freeze!」【在原地不許動】。可惜 英文程度欠佳的服部吉弘聽不懂美國俚語,對美國文化又如此陌生。結果被皮爾斯一槍斃命。雖然事隔近兩年後的一九九四年九月十五日,法官判決皮爾斯賠償六十五萬元給服部吉弘的家屬,可是當天人永隔時,再多的金錢又有何用?


六、慎選良師、廣結善緣
一位理想的指導教授,可以改變學生的學術生涯。李遠哲院士從柏克萊加州大學和芝加哥大學(一九六二─一九六七),一直到 哈佛大學(一九六七─一九六八)的博士後研究,其所以能順利而且突出地完成其一生的學術成就,就是在起跑點上找到了要求嚴謹、具啟發性和創造性,且又能關懷學生的名師,Bruce Mahan和Dudley Herschbach,一位真正的好教授,就是像韓昌黎先生所強調的,要能傳道、授業、解惑。他不但是一位經師,也是一位人師。如何找到這樣的經師、人師,那就要看你能否有足夠的誠心和毅力了。秘訣之一,你可請教同學會的成員,以及同學會的華裔指導教授,或系裡的外國學長。更重要的是,要能以虛心誠懇的態度、積極向上且勇於接受挑戰的刻苦精神,獲得教授與朋友的欣賞與信任。
除了任課教授外,學術指導教授(Academic Advisor)亦非常重要。盡責的指導教授不但關心研究生的課業與學術研究,同時也會關照學生的生活及家庭。美國大學的指導教授對學生的關懷與實質協助,比起現階段國內的教授實有過之而無不及之處。但師生關係是相對的,而不是單方面的要求與授予。

我們台灣近年出來的留學生,因生活的富裕,都已不必像六十年代般地打工。然而,若有機會,大家仍應爭取擔任教授研究助理或助教的寶貴機會。學術研究的生涯是漫長而寂寞的。但也只有在良師益友的不斷指引下,方能突破這寂寞的研究過程,達臻另一個苦盡甘來的境界。這也就是席爾斯(Donad Sears)在研究方法論中所強調之「苦澀後的甘甜」(Bitter sweetness)。


七、重視研究方法、出版與學術會議
在國內的大學裡,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並沒有受到應有的重視。最近幾年來常發生的學術倫理之經常被踐踏、抄襲剽竊等「學術犯罪案」(Academic crime)之頻繁,無論是有意或無心之舉,缺乏研究方法訓練與論文寫作教育是主因之一。
進入美國大學之後,遵循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的規範與倫理,好好地皓首窮經、研判分析,乃是留學生涯的必經之路。而出版研究作品,或在重要學術會議中發表研究成果,乃是不可或缺的學術經驗。學術界有一句名言,「勤出版否則就被判出局」 (Publish or perish)。對留學生而言,研究出版是落實學術成就,及將來求職時所需的履歷必備條件之一。

有關研究生出版作品的基本處理方法,是把教授特別中意的研告加以潤飾,補強資料,並請教授再加指導。最後,將修改過的論文投寄校外的學術期刊,或校內的研究刊,或校內的研究刊物。不管被退稿或要求修改,這都是珍貴的歷練和經驗。

駐美代表處文化組在一九九三年曾嘗試性地利用極有限的資源,指引博士班研究生,循正確的的方向與途徑,爭取參加國際性或全美性的學術會議機會。結果有不少研究生困然獲選參與會議發表論文,同時也因此獲得各大學的旅行補助(Travel grant),順利遠赴異地發表論文,並接受學界前輩諮詢的挑戰。

能藉透過參學術會議之經驗,提昇其研究之歷練,並由此激發研究所階段之學術研究精神與方法,方是奠定未來學術研究與個人發展之基礎。


八、駕駛安全不可不慎重
多年來,我們常聽到留學生開車在高速公路上出事,車毀人亡的惡耗。幾乎每年都會發生白髮人傷慟地送黑髮人的悲劇。筆者經常苦口婆心地勸告同學們要珍惜自己的生命。受之於父母的身體髮膚都應保養,更何況寶貴的生命。因此,絕勿連夜開車趕路,也切勿違規車,或逆向行車。不幸的是,每一次發生意外事故,幾乎都是出於同一種「劣質駕駛文化」模式所生的因素:不守法,欠成熟,缺乏駕駛素養,無視父母師長的叮嚀和教誨。一九九三年和一九九四年在全美各地發生八件我國學生大車禍,均導源相同原因,尤其是超速,違規超車與逆向行車。
舉發生於猶他州的佛州學生大車禍為例。此單一車禍係五名留學生自佛州前往科羅拉多州旅行,並自科州租車開往猶他州遊玩。駕駛人在猶他州高速公路的危險地段連超三部汽車時,最後遇逆向來車,來不及閃避,加上駕駛技術欠佳,卒造成後座的郭姓博士班同學,被彈出車外,當場死亡;兩名同學重傷,二名輕傷。

我一直在想,為什麼老是有這些年青人不讓步路以保百年身?為什麼不退一步為自己的家人,朋大、師長著想?為什麼要把台灣的劣質開車文化帶到美國來?至少,大家應人境隨俗跟美國人一般,遵守美國的駕駛法規與倫理。


九、遠見與挑戰
到了一個新的國度來進修,大家一定要好好珍惜這個機緣。比起歐洲或日本,美國目前還是被公認為全世界學術研究最發達的國家;研究風氣及教學設備亦為全球之冠。全美有五千五百所評鑑合格的高等學府。我國留學生前前往深造的學府大都在師資、設備與研究風氣方面,令人稱羨的其中三千六百○一所更好的大學院校中。在這種環境之下,大家在平時就應該善加珍惜、刻苦自勵、規劃未來的遠景。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吸收美國大學表現於其校訓中的共同精緻文化,則可讓大家體會到高等教育的真諦。例如:柏克萊等九所加州大學系統的共同校訓是:「讓知識綻放光芒。」(Let there be light.)。芝加哥大學的校訓則進一步地要我們「提昇知識,以便充實人生。」(拉丁文:Crescat scientia vita excolatur. 英譯:Let knowledge increase so that human life can be enriched.)。猶他州楊百翰大學則以「進入大學求知,踏入社會服務」(Enter to learn, go forth to serve.)來啟發年青大學生培養放眼世界的遠見與胸懷。在這大前提下,阿拉斯加大學的校訊更提醒我們要能「勇於接受挑戰。」(拉丁文:Quacum vera.英譯:Accept the challenge.)

美國的高等教育充分地表現出成熟、平衡與終身延續等特性,更強調「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的彈性教育信條,以及終身學習與在職進修的寶貴觀念。這些教育理念均可摘取做為我們留學生涯的參考。

總之,平時應勇於面對橫逆,接受新的挑戰,忍受學術研究的寂寞,同時以宏觀與科際整合的態度,樂觀地追求末夢想,踏實地展望未來,期能將來以自己的專長回饋國家社會,那才是一位現代年青留學生所應有的體認和使便;也惟有如此,年輕人才能在他(她)們往後的生命中,綻放光彩。

(本文原載於文教新聞剪輯第42期)
Site Admin
 
文章: 31478
註冊時間: 週六 8月 15, 2015 3:05 am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